首頁  >  增長營銷  >  索尼:我是如何被狼性文化搞沒落的?

索尼:我是如何被狼性文化搞沒落的?

《索尼:我是如何被狼性文化搞沒落的?》

微信公眾號:銷售與管理(ID:Marketing360)
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狼性成了一些公司的企業文化,更有一些CEO、老板將狼性作為自己的口頭禪,動輒以精神導師自認,教導大家要學習狼的精神。
一些口號成為了這些老板們的口頭禪:
“不要以打工思維做事,不以公司為先的員工,永遠沒有出頭之日!”
“我們就需要能加班的員工,不能加班的注定要被時代所淘汰!”
“不要跟我提待遇,你不為先公司付出,有什么資格待遇?”

被狼性毀掉的索尼帝國
盡管有很多職場雞湯在抨擊這種“瘋狂加班”的狼性文化,但還是有很多人將狼性文化奉為圣經。他們認為,這種文化不僅能促進優勝劣汰還能增加組織創造性。
直到一個叫做天外伺郎的人戳破了狼性文化的肥皂泡。
天外伺郎是索尼前常務董事,他在一次采訪中,將索尼的江河日下歸結于“狼性文化下的績效主義”。
他認為索尼的對狼性文化下績效主義帶來了如下惡果:
戰斗力被消解了
從1995年左右開始,索尼公司逐漸實行績效主義,成立專門機構,制定非常詳細的評價標準,并根據對每個人的評價確定報酬。
為衡量業績,索尼必須把各種工作要素量化。但是工作是無法簡單量化的,為了公司為統計和計量業績,索尼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。無形之中,索尼的戰斗力被消解了一部分。
挑戰精神消失了
其次,因為要考核業績,幾乎所有人都提出容易實現的低目標,一旦領導者要求提高目標準線,員工就會激烈反彈。
對于那些挑戰性更高的工作,所有人都遠遠避開。因為相比這個月的工作為企業創造的價值,員工更關心這些工作在業績衡量系統里面的價值。簡單說,員工不關心這個項目能為公司賺多少錢,只關心自己能讓自己有多少績效工資。
團隊精神被瓦解了
索尼不僅對每個人進行考核,還對每個業務部門進行經濟考核,由此決定整個業務部門的報酬。
這么做的結果就是,各個部門抱團、相互拆臺,都想方設法從公司的整體利益中為本部門多撈取好處。邊界不明顯的工作變成了眾人踢來踢去的皮球。
被狼性磨滅掉的創造力
有人總結了一個員工在工作中的三種狀態:
第一種,做自己能做的工作。
員工做這份工作僅僅是為了工資,他們有一個信條——給多少錢,干多少活。
第二種,做自己擅長的工作。
員工所做的工作是自己擅長做的,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,為了掙取更多的工資,愿意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。
第三種,做自己熱愛的工作。
員工把工作當成一種快樂,喜歡挑戰,力求在工作上有所建樹,工作的帶給他們的快樂遠高于工資。
狼性文化企業下的員工,大多處于第一種和第二種狀態下,很少有第三種狀態,把工作當作是一件快樂的事來做。
第一種員工,你只能指望你交代下去的工作不會出岔子,不要指望他們會提出什么建設性建議。
第二種員工,他能很輕易的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,但不要指望他們會為這個公司的遭遇低谷的時候犧牲自我利益。
第三種員工,是特別能為企業創造核心價值的人。
人都是利己主義的,企業對大多數員工來講,只是謀生的手段,不是快樂的源泉。現實生活里,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種和第二種,第三種員工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所以,從創造性這個角度來講,雖然都在努力工作,但工作動力也分很多種,而且效果完全不一樣。
我們設身處地的想下,殘酷的末位淘汰,即效機制到底對一個人會產生怎樣的影響。
如果一個員工,他可能是一位父親,有照顧妻兒的責任,或者是一個年輕人,有賺錢買房的壓力,因為怕末位淘汰,怕業績不達標,怕被團隊拋棄,從而每天擔驚受怕,工作努力,一天干18個小時,但效果真的會好么?
強扭的瓜不甜,強干的工作也出不來效益,停下休息,是為了走更遠的路。
天外伺郎認為狼性文化讓索尼江河日下,就是覺得“蒙眼狂奔”讓索尼沒有休息,所以走不了更遠的道路了。
狼性文化,遠沒有人們想的那么美妙。
狼性文化只是看上去很美,但為什么還是被很多企業boss掛在嘴邊呢?這你就天真了,你以為他真的是要狼性文化嗎?只是找個壓榨你的借口罷了。
加班YES,加班費NO;工作YES,待遇NO;
他們所講的狼性文化,其實是“又要馬兒跑,還要馬兒不吃草”。
Growth Hacker(增長黑客):增長黑客是依靠技術和數據來達成各種營銷目標的新型團隊角色。從單線思維者時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,梳理整合產品發展的因素,實現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帶來的有效增長…

點贊

發表評論

彩票可以复印造假卖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