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 >  小紅書  >  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

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

距離小紅書下架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。

10月14日,有傳言稱,小紅書已確認近期上架,各大應用市場也會陸續恢復。Tech星球就此事向小紅書方面求證,對方表示流傳截圖發言者并非小紅書員工,“我們也還在等消息。”

然而當晚20時左右,小紅書已在應用寶、OPPO、vivo、一加手機等應用商城上線,iOS端暫未上線。

《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》

小紅書整改后,仍在等待消息的,還有此前下架的興趣社交產品即刻。

對于互聯網產品來說,“整改”無疑是大考時刻。類似陌陌、探探、soul、網易云音樂、喜馬拉雅FM等,都曾經歷過“下架時刻“,而整改的結果,將直接影響一款產品的最終走向,甚至生死命運。

有無數產品“翻車”后,“倒下”了;也有一些產品,正試圖在整改中“曲線救國”。

下架產品如何求生?

7月29日,在多家安卓應用商店,內容種草社區小紅書均已下架。

具體原因,至今尚未公布,但可以肯定的是,“萬物可種草”的社區模式為小紅書招來了麻煩。 

只有在內容把關環節杜絕不健康生態,才能走出下架的陰霾。事實上,小紅書內部早就意識到了內容審核問題。 

今年5月的小紅書清理KOL事件中,小紅書創始人瞿芳就曾對內容生態的缺憾做出過反思稱,現在小紅書判定“內容真實性”的標準還不夠成熟,如何定義黑產、如何定義違規廣告等也尚未完善,“一系列的規則還在制定當中,這個過程中會牽扯到產品技術和人工審核運營。” 

因此,小紅書很快公布了一套獨存于內容發布之外的、由真實購買用戶進行打分的產品評分體系——“小紅心”,倡導真實評論和反饋。

但這并未能將黑產、違規廣告攔截在外。 直到小紅書產品被下架,小紅書內部關于審核的弦又再一次繃緊。 

在下架期間,“審核更嚴格了”,是MCN機構和小紅書博主的共同感受。

一些MCN機構還總結了小紅書“嚴禁詞匯”清單,“嚴謹使用刺激消費詞語”、“慎用疑似醫療用語”以及虛假廣告詞等。 更大程度上,下架對一款產品最直接的影響是拉新將更緩慢。

尤其對把2019年看作是“用戶增長和商業化關鍵年”的小紅書來說,產品下架直接拖慢了他們的步伐。但對內容社區來說,內容生態、審核難題一旦未形成規范,就將為企業埋下一顆重型炸彈。 

和焦急等待恢復上架的小紅書一樣,興趣社區即刻也正經歷灰暗時刻。?今年7月12日,即刻宣布進行技術升級,暫停服務,具體原因也同樣未披露。三個月過去,即刻仍無法在各應用商店進行下載,客戶端也全面停止服務。

《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》

在此期間,即刻團隊推出了另一款名為“Jellow”的App,此前的即刻老用戶可以直接進行賬號遷移。 

從產品上看,Jellow更像是功能簡單化后的“極速版即刻”。

相較即刻來說,Jellow界面更簡單、僅有信息流界面、信息發布入口及個人主頁。?而過去位于即刻首頁、最具有象征性的社區入口,在Jellow上則變成了更小的話題標簽,用戶需要在信息流中點擊才能進入,不再進行集中展示。?

《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》
紅色部分為社區話題入口

從新產品Jellow的變化,興許正可以窺見即刻對內容思路的轉變。 在“即友”呼喚即刻回歸的同時,即刻團隊在做新產品的嘗試,除此之外,即刻產品負責人表示,“我們團隊主要在做一些技術積累,還有些別的”。 

被下架后,小紅書放慢速度,再次重視解決此前已暴露的內容審核問題。即刻則在等待回歸的同時,采取一種更迂回的方式“求活路”。 下架產品求生相各異,相同的是,一旦完成革新,重新上架,就意味著一次大考結束。 但這場關于內容、生態的監管拉鋸會始終存在。

艱難的回歸之路

小紅書和即刻至今處于下架中,具體何時上線還無法預測。近一年來,因違規而被下架的產品不勝枚舉。這些被下架后再度回歸的產品,又是如何開啟自救的?

今年6月28日,吱呀、Soul、語玩、一說FM等26款軟件被臨時下架調整。直到9月10日,Soul App 才完全恢復上架。

對于一款社交產品來說,長達3個月的下架時間勢必會損失不少用戶,“原本就是一時興起在閑時去匹配聊天,但隨著逐漸無法登陸平臺,自己也就沒有打開的欲望了”,一位Soul用戶說。

下架將近100天,再重新上線后,Soul盡最大的能力呼吁用戶回歸,先是以短信的方式通知老用戶,“給你指一條回家的路,和Souler重新相聚吧”;又在中秋節邀請演員張天愛進行特別采訪,為再度回歸的Soul進行造勢宣傳。

《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》

回歸后的Soul對用戶內容進行更嚴格的審核和分發,內容審核部門已增加將近三分之一體量,并且還在逐步擴張。同時,還對未成年用戶區別對待,18周歲以下的用戶不允許在平臺注冊,針對少數存量用戶開啟青少年模式。

除此之外,在近期最新一版更新記錄中,Soul還新設置了“臉基尼視頻匹配”功能。曾經主打靈魂語音聊天的Soul,也正逐步開啟視頻社交功能。在不斷變化玩法的背后,也正透露著Soul正面臨的增長困境。

《小紅書恢復上架,那些“翻車”APP是如何翻身的?》

從公開數據來看,2015年至今,Soul共經歷了5輪融資。在被下架前4天,Soul還剛剛拿到了新一輪融資。

但作為一款社交產品,Soul目前還沒有很清晰的盈利模式,唯一的收入渠道就是soul幣充值,可增加用戶語音匹配次數和時間。正因此,營收高低很依賴于用戶增長。

從近期Soul拓展視頻社交領域的動作來看,在下架等因素的影響下,用戶減少,Soul正面臨流量增長和變現的焦慮。

前途未卜的轉型

用戶流失、流量遞減是所有APP在下架期間共同擔心的事情。網易云音樂也曾經歷過一個月的黑暗時刻。

6月29日,網易云音樂在國內安卓應用商店下架,3天后在蘋果應用中心下架,直至7月28日才重新上線。就在下架前一天,網易云音樂還推出了極速版。

在下架消息還未擴散開時,網絡上更有關于網易云音樂卸載的謠言,使其遭受了雙重打擊,用戶大量流失。

7月28日,網易云音樂App重新上架了蘋果App Store,升級到了v6.3.0版本。閉關修煉的網易云音樂,帶著大規模改動的新產品上線。“云村”社區升級,Mlog正式亮相,熱評墻發布上線,新增“我的消息”標記已讀功能等。

兩周前,網易云音樂推出的更新版本,歌手頁、個人主頁均全新改版,播放頁增加設置鈴聲功能,支持分享卡片,并上線青少年模式。

從更新的內容來看,網易云音樂更強調應用的“社交”屬性,丁磊就曾將網易云定義為音樂社區。

對于強勁對手騰訊音樂的壓迫,原本用戶體量就不占優勢的網易云音樂,經歷下架風波后,迫切需要一條新路徑來支撐自己存活,社交便是網易云音樂尋找的新出路。

相比早已實現盈利并成功上市的騰訊音樂,網易云音樂的盈利能力一直受人質疑。此次更新的版本中的云村平臺,就被寄予盈利厚望。

如今的網易云音樂,更多的是以“音樂”為主題的社區。憑借著較強的社交屬性,網易云音樂平臺用戶粘性較高,以此來發散自身的盈利能力。在除了音樂之外的其他領域獲利,不失為一種好的突圍方式。

傷筋動骨一百天,在魚龍混雜的互聯網中,產品經歷下架整改到再度回歸,勢必會給企業的發展帶來或多或少的影響。

下架后新路徑對內容生態的適用與否,則決定了產品能否擺脫陰影,走出至暗時刻。

文:Tech星球

首席增長官CGO薦讀小紅書推廣:

更多精彩,關注:增長黑客(GrowthHK.cn)

增長黑客(Growth Hacker)是依靠技術和數據來達成各種營銷目標的新型團隊角色。從單線思維者時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,梳理整合產品發展的因素,實現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帶來的有效增長

點贊

發表評論

彩票可以复印造假卖吗